您现在的位置:

博客精选 >

《生化奇兵2》语音日记翻译

相关内容请访问:专区

大致上翻译,给英文苦手的海底迷们了解这游戏是在说什么。
英文高手们也请多给予指教。

有人手边有Dionysus Park这两卷录音日志吗? 有的话请提供一下感激不尽!!
Stanley Poole - Gotta Keep it Together
Stanley Poole - Lamb Flouts the System
BIOSHOCK WIKI没有 我这边也没有存档

Adonis Luxury Resort (Adonis高级度假村)

"Big Kate" O'Malley -员工注意
第一章,那些拖地的!你们现在是在海底,但如果一丝一毫的水滴到你们的帽子上,你们被开除了!第二章,你们可以直接闪一下启动故障的发电机,但是先把客人请出游泳池!你们不会想丢出个闪电,吓跑这些有钱的混蛋吧?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吗?

Rachelle Jacques -秾纤合度
我老公真是个十足的白痴。把钱都浪费在瘦身基因药剂上,这样他才有借口整天坐在他的肥屁股上听广播连续剧。 "Stephen"我跟他说,"如果你想瘦下来,老方法,下来陪我一起游个几圈。你是脑袋出问题了!"或许我应该偷塞点某些脑袋基因药剂在他的三餐里...。

Sofia Lamb -至我的女儿
至我的女儿,Eleanor,再不久妳就会诞生到这个世界,而极乐城会是妳的家。妳会像我一样地被培育成长,借着社会精神学来为公众服务。这个城市的潜力无可限量,但
Eleanor,这里不会欢迎我们的信念。虽然往后我们的日子将会煎熬,但革命的代价往往都是昂贵不已。我们必须有耐心,海底城最终会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Brigid Tenenbaum -回归
经过这么多年,我回到了海底城。我所拯救的小妹妹们已经长大了,也不再记得我了。在我这样对待她们之后,能被她们遗忘也是种欣慰。但现在,全世界很多女孩消失在海边,绑架。所以我回来了...害怕着我已经知道的事实。有人接替了我的工作,制造更多小妹妹,我的罪孽。即使要我赔上生命,我也要阻止他们!

Mark Meltzer -称之为极乐城
差点没命能到这个地方,但我来了,传闻是真的,极乐城!这里就是那东西把我可怜的宝贝小女儿带来的地方。从我在潜水球中所见,这城市大部份都已成了废墟,但这里和那里还透露出些许的人烟。当我在这城市搜索时,许多不清晰的身影在四周晃动...,我猜我有点...害怕。但或许,若是我能找到在广播中听到的"Doctor Lamb",我也可以找到Cindy了。

Andrew Ryan-世代
哎, Diane坚持这周末我们要在Adonis度假,但我已经想快点从中解脱。当她在抱怨我没必要花费太多时间在工作上的时候,我只听到一头动物在不停地对我咩咩叫。
在这既无上帝也无法律的极乐城,生活在其中工作是我的职责。但当Diane说怀了我的孩子,时间好像刹那停止。直到现在,我从没想过传承什么...或许,或许等新年过后吧。

Sammy Fletcher-逃离海底城
Sammy:好了,最后一道手续。 Lizzy和我...找到这个潜水球,我们要回家!这不是太好了吗?宝贝!下一站,陆地!
Lizzy:噢!我爱你!你救了我们,是你,Sammy心肝!我...(哔哔声)什么?这是什么声音?
Sammy:是Lamb,她看见了我们!鱼雷!我会...啊! ! !

Atlantic Express (Atlantic快车)

Andrew Ryan -巨链喀喀作响
有人告诉我说,人们因为缺乏阳光,变得神经紧绷和有孤立感。现在,他们鼓噪寻求精神医师的慰藉。我不禁好奇,他们怀念国家审查吗?时期被没收个人资产吗?还是苏联秘密让人们消失在夜暮中?不管了,据说Lamb这个女人是在这领域上专家。很好,若是她能使巨链软弱的连结停止喀喀作响,我就交给她这么做。

Eleanor Lamb -日志先生
哈啰!日志先生,想一起玩吗?可是我现在有点忙喔!也许等会吧。好吧好吧,你不介意在我等待的时候把你拆开来带着吧?我保证等等会把你装回去。等等,你不能这这这样做做做做~不~~

Prentice Mill -一时盛行
没有我就没有极乐城,没有Atlantic Express就无法建立这城市! Ryan首次旅行时还搭乘我的旗舰车厢!但最近,个人的潜水球开始盛行起来。我的铁路只连结极乐城老旧的区域,这个城市...把我遗忘了。虽然我还有不少积蓄在银行。这种私人的交通工具只是一时的风靡很快就会褪去。

Mark Meltzer-这里的人们怎么了?
这些...人们沉迷于一种基因药品称为亚当。我在墙上看见一些潦草的字迹"移接人"像是某种警告标语。他们其中有个人靠近我,老天,他的脸...,我有枪但是我瑟缩了。然后我们两个都听见了不知到哪传来的歌声,于是他跑的飞快像脚上装了轮子。那听起来像个孩子的声音,是个小女孩,Cindy还活着,我打从内心这样认为!

Sofia Lamb -Ryan vs Lamb: 事实
Ryan:黑不是白,上不是下,麦秆不是黄金。看看妳四周,极乐城不是个奇迹,它是合理的产物,除非一加一不等于二,A不等于A。
Lamb:但,每个人会被囚禁在偏颇的观念中。梦想,妄想,幻肢的疼痛,对一个人来说都真实的像场雨。舆论以表达出事实,这些人们已经失去他们的信念。走入群众,
Andrew,极乐城已经开始下雨了,而你...却选择视而不见。

Sofia Lamb -了解对手
道德精神学中,我们有责任扮演革命的角色。沮丧,恐慌,性欲,都反应出古老的筛选压力。讽刺的是,Ryan的人邀请我到这里就是因为这理论,他们错估了我对于自然竞争法则的研究。记住,Eleanor ,先了解一头野兽才将其杀之。

Gil Alexander -改进Suchong的研究
Suchong博士的死对保护者计画是个打击,但我渐渐的胜任了他的角色,而且也注意到了他之前计画中不周详的部分。情况越来越好了,但我还是不感到满意。是的,大爹地保护小妹妹,但他的设计只为了战斗,像只牧羊犬般,若是没有狼来攻击羊群,只会在那闲晃。若没有攻击者,他只会把小妹妹看做普通的盆栽。我们需要更多,更有力,某种牢不可破的联系。

Ryan Amusements(Ryan主题乐园)

Sofia Lamb -Eleanor的成长
Eleanor的非常出色。 My physical participation in her birth was... minimized, of course -- it is vital that I am unhindered by nature's crude bias。 (真难翻)首先我将成为她知识上的先驱,不单单只效忠于她,而是那些最终被她所拯救的人。不过我承认,当我看见她智力测验的成绩时,我有点感到骄傲。身为我们信仰的一份子,她或许会超越我。

Carlson Fiddle -老牧羊犬
我本来是受聘在这乐园当幕后的工程师,但我现在所做的,却像只苍白的牧羊犬看管着它。我最重要的机械人偶是使来到这里的孩子们带着惊叹而窃窃私语。但Ryan认为我的视界不够成熟,"报废吧"他说。这里本来可以充满不同的惊奇,但他却把这里改成一所学校...,不,是所教堂,供奉他自己。

Nina Carnegie -志愿者
我爱Englert老师的三年级学生,但老天,我真不知道自己惹来什么麻烦,在新年夜期间志愿担治癫痫多少钱任夜宿Ryan Amusements学生的观护者。 Donny,Donny!从展示台下来,还有我警告过你,吐掉口香糖,你会噎着!嗳,这些孩子的父母需要一个夜晚来享受跨年,但是我快崩溃了...,Donny!我告诉过你...

Silas Bantam -从商捷径
本来经营这礼品店没有什么利润可言,从制造商买来再卖给旅客的这些垃圾根本赚不到一分钱!后来我遇见一个老实的家伙叫做Sinclair,他跟我谈了笔不错的交易。他说他有个倒楣的同乡在Pauper's Drop可以把这些垃圾以半价卖给我。对,我可在货运船上动些手脚,总地来说,没人是聪明的,但我是荷包最满的一个。

Sofia Lamb -极乐城是救赎
我了解海面上的世界,Eleanor。我有大半辈子生活在那里服务公众。但是,我却听见我的言论被一个肮脏的老头给扭曲了,像广岛的余烬般一文不值。若是现代世界是我的病人,我的诊断情形是-它具有自杀顷向。在这点来说,或许Andrew Ryan是正确的,极乐城是救赎。

Mark Meltzer-孩子和守护者
我终于发现那些孩子其中的一个。单独一人站在那里,穿着肮脏的洋装。我靠近她,祈祷着她是我的宝贝女儿。但她...正在一口一口喝下从尸体攫取出来的血。我注视着,但她不是我的女儿,然后我的双腿发软,接着那个把我的Cindy带走,削瘦,穿着盔甲的畸形跳了出来,像动物般锐利尖叫着!我逃跑了,但...Cindy会不会变成她们其中一员...还可以称为人吗?我必须快点找到她,越快越好。

Nina Carnegie-你,我,1959
我想这些孩子终于睡着了。现在的乐园好安静...我一个人却睡不着。我猜现在就只剩下你和我了,日志先生。你,我,1959。我好奇新年...等等,那是什么?有什么事发生了,乐园的灯都熄灭了。孩子们,留在你们的睡袋里不要出来,不会有什么事的...

Carlson Fiddle-逃脱计划
自从这个乐园从极乐城隔离之后,我就定量配给物资。我必须坚强。目前我镇守在工作室,四周不时有号哭的小家伙,想找法子闯进来。他们想抢走我的食物,枪...全部都想要!但我有个计划,必须修好停靠在保养口的废弃艇。然后我就可以逃离这见的地方。这些畜生想要夺走极乐城?欢迎之至。

Andrew Ryan-Lamb是麻烦,Sinclair是解答
Lamb变成我的麻烦。这女人在极乐城,是集产主义者,为什么议会都没发现这点?更糟的是,为了隐藏她的目的,她欺骗那些病人,让他们成为宗教狂热份子。新的克里姆林宫将升起,在议会发觉之前吞没他们。我不会让我的城市被寄生虫给蒙骗,不论它伪装成什么样子。我想是找Sinclair的时候了。

Sofia Lamb-Truth is in the Body
极乐城是自我意识的天堂,Eleanor。在Ryan的统治之下,整个城市都在唱着贪婪和傲慢是美德的歌声。但真相当然是,身体会告诉你。他们已经厌倦了彼此对抗,这种得不到果实的竞赛。注意到那些驼着的背,垮着脸的人吗? "Ryan保证会给我们更多"他们似乎在说,"但我们该相信什么?"现在,Eleanor,我们的任务是回答他们。

Nina Carnegie-恶化
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。我们被困在这发臭的乐园已经两个星期了。我还没进食过,孩子们需要所有所剩的物资,比我还需要。我...我不知道之后会如何,我只知道我越来越虚弱了。孩子们注意到了我的情形,但要是我走了,这些孩子怎么办?他们...他们会没人照顾...
(好棒的女人,都要死了还想到小鬼头)

Stanley Poole-替Sinclair工作
我,痾,今天见了Sinclair,目的是"Sinclair是解答"。他为了替Ryan不愿承认的麻烦,所以建立了一个人头公司把Ryan的对手整垮。若是他不愿意付我钱的话,我会写满40页的故事寄到报社去。他还帮我找了个工作,我问他是什么样的工作,然后他露出闪闪发光Steinman牌1000块的牙齿,说:这个工作会改变""
(Steinman 是bioshock 1出现的整型医师)

Mike Novak-Doctor Lamb
今天是第三个疗程。这从英国来不可思议的心理医生Sofia Lamb她说,Ryan说的都是狗屁,留心在争取第一名上,会让我们的小家伙彼此斗争。我们所要做的是联合彼此,团结工会!然后她拿起一面镜子给我看,发现我的发型跟胡子都和Ryan一模一样。所以今天我到处传播Lamb的言论,到了晚上我要改头换面一番。

Andrew Ryan-功效
preservation of secrecy in Rapture。看见我自己变成那些歪斜,的蜡像,孩子真的会有任何感想吗?抱持这样怀疑的我,仍然询问一个正从出口离开的孩子。我问他有没有从中学习到任何事情。他说,每天繁杂的工作对他来说也不是那么糟糕了,只要他的母亲不要送他回海面上。

Devin LeMaster-约会的小秘诀
我有个约会的小秘诀要告诉你,Jimbo。这会让你永远终结你那孤单心灵俱乐部生涯。我保证这计画百分百成功。首先,找个马子然后带她去Ryan Amusements。然后去礼品店,买个泰迪熊送她。这是关键,不是闹着玩。然后买张去陆地旅游的票。尽快趁着她第一次受惊的时候?宾果!爱的隧道!

Gil Alexander-父亲的爱
今天的测试中,我们失去了另一个Alpha Series保护者。在这城市的边缘某处,他就这样消失了。对这些人来说,极乐城没有墙壁。我们必须找个条件反射方法使他们不会遗弃小妹妹们。某些身体上的...甚至或许致命的。实验助里们开始称呼他们为"大爹地"...或许某种基因使然,成双的联系...借由爱到杀死你的连结。

Grace Holloway -失踪
他不见了。 James是我唯一爱过的人...现在却像他从来没到过极乐城一样。他看见我在
Limbo Room 唱歌,害羞的走过来。他喜欢听贴近这座城市真实生活的歌...,我认为之前他尝试着组织成员对抗Ryan,但他现在消失了,我却在这里唱着"升起吧,极乐城,升起吧! "...我怕极了他们下一个会来找我。

Augustus Sinclair-伪造品
Andrew Ryan评估自由市场是一种可以带领我们穿越彩虹的神灵。我评估它只是个肥胖的妓女因为太昏暗所以认不出伪造的钱币。所以老Andy来到极乐城且成为一场幻影,而我,继续制造这些伪造品赚大钱。

Pauper's Drop (贫民区)

Sofia Lamb -Ryan vs Lamb: 信仰的权力
Ryan:信仰的权力,医生?在家妳可以自由膜拜任何部族的神像已获得心灵慰藉,但在极乐城,自由是我们唯一的法律-一个人只需对自己负责!然而其它却是!
Lamb:问问你自己,Andrew -你所谓"推进的巨链"不也只是种信仰?这条链子带领着我们登天,不也象征着荒唐可笑的闹剧?有别于你紧抓般的十字架燃烧着吗?

Grace Holloway -和Lamb一起更好的时光
我的同胞们住在St. Louis Hooverville in '32,这个地区治安变得更糟了,没有人可以居住在这。这个城市正在对我们洒尿,从不停止。 Ryan不关心我们, Fontaine则是该死的垃圾。但Sofia Lamb医生关心我们,在她眼里我们还活的像人。每个星期天她都会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。当我见到她的时候,我觉得她对极乐城的未来有所安排,... 包括我。

Prentice Mill -路的尽头
就这样了,一切结束了。我从无到有建立了这条铁路,照着Ryan先生陕西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的规矩玩。但他居然要求我-把我自己的钱拿来偿还给银行投资债务的损失,好给极乐城喘息的空间。然后现在天杀的Austen潜水球公司居然想把我给买断,让整座铁路退役!我没有家人,也没时间交朋友。我就只有Atlantic Express... ,这... 这就是路的尽头了... 。

Tobias Riefers -在金鱼缸餐馆的牙医诊所密码
他们还期待什么?当一个人储藏了充分的药品-都可以替犀牛移接了,当然居住在这可悲的灵魂都想破门而入。我应该想个新的密码来保护那些药。看起来又是另一天了...管他的,我会去金鱼缸餐馆好好考虑这个问题。

Rock Flanagan, P.I.-典当的照像机
又是没客人的一天,Atlas和Ryan 的交战日益激烈,我的生意越来越冷清。以往赚钱都很轻松,只要把镜头对准某位妻子-一位过度移接女士-怀疑出轨的丈夫,就可以赚进不少钞票。现在生意的情形糟透了,我还得把相机典当给King Pawn。这让一个家伙觉得自己需要被移接,若是我有两块钱的话,就这样了。

Sofia Lamb-为妳的安排
Lamb:Eleanor,现在妈咪要出去一下,妳要跟Gracie阿姨在一起。
Eleanor:妈咪,不要出去(哭泣边缘)
Lamb:Eleanor,振作,妳可以做的更好。记得我告诉過妳什么吗?
Eleanor:(痛苦)我很特别。
Lamb:对,还有呢?
Eleanor:(依然难过)我生来就是要改变这世界。
Lamb:没错。等妈咪回来的时候...世界会完全变的不同,她会准备好妳的到来。

Sofia Lamb-Grace的疗程1
Grace:Lamb医生。 Sofia,我来这极乐城唱歌,并开始组织家庭...但我好像无法融入这群人。看看妳,妳在这如鱼得水。
Lamb:Grace...在Ryan统治的极乐城,我只算是个卑贱阶级的人。妳和我都共有个不受欢迎的理念-但我好奇...妳愿意为极乐城的人们牺牲到何种地步?若是妳想了解更多,下个疗程带上这个蝴蝶胸针。若不想...不勉强-我们不再讨论这个话题。

Augustus Sinclair-铁路的一边
老旧的Pauper's Drop是极乐城中最糟糕的地区-但...恩,却是绝佳的机会盖几栋民众负担的起的房屋。当Atlantic Express建构这条奢华的乘客路线,挖空这地方替铁路工作人员盖些廉价旅馆。没人想在这里长居久安-一旦当你闯入这个地区,却又没其它选择,我不会想在这里多待上一个小时。选择居住铁路的这边,是最糟糕的事。

Mark Meltzer-血与Lamb
操作人心是最可怕的事情...她的人手利用这些从陆地来的小女孩,替她的同伴收集亚当... 是血-最终他们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,死亡对他们像是种神圣的仪式。若是他们没绑架我的小女儿的话,我真替他们感到可悲...。我要找到这个Lamb...,无论如何把Cindy抢回来。

Andrew Ryan-Pauper's Drop
Bill,记得你告诉过我什么吗?一种市场概念...是你。若是我屈服和Lamb之间的争辩,我们可以拔去她的尖牙。但是Bill你到过Pauper's Drop吗?听听这个:(Grace的歌声在夜总会萦绕)她脸上散发着光彩,每首慵懒的歌声都是在宣示主权。 Lamb的使徒!你造就了她,McDonagh...现在你要说服议会让她安静下来!
(McDonagh为一代出现,极乐城的议员)

Jackie Rodkins-星期天的宗教仪式
最近常听到谣言。某个名为Wales的人突然出现,在Siren Alley举行崇拜仪式,他们说那里欢迎所有的信念和教条。他们说着救赎和永生,还有离开这里的方法。我不管这听起来多疯狂-脱离极乐城是很悦耳的念头。下个星期天...我会到那里。

Stanley Poole-间谍
我真希望可以公开这些事,这可以让我快速赚不少钱。 Sinclair说Ryan正在进行对抗
Sofia Lamb的行动,他们居然不准我参加。他们正在秘密组织左派对抗Lamb,某种不能摊在阳光底下的肮脏事-所以,我一副要谨慎从军样子去见Wales-他替Lamb工作。然后我发现他留了一嘴像耶稣的胡子,或说像Karl Marx。

Grace Holloway-Limbo Room结束营业
就这样了,我们必须结束营业Limbo Room。炸弹落在那昂贵的住宅区,每个人都惊慌失措...,把钱从银行提领出来...,整个城市都在为了钱你争我夺。若是银行倒闭了,或许十个人就有一个人破产,谁要来听我唱着他们如何流离失所?我要怎么抚养小Eleanor?

Grace Holloway-Lamb给的礼物
我知道现在不是感到愉悦的时候,但我无法不露齿而笑。 Lamb医生说Ryan现在终于要展开行动要封锁她,我们的信众都会失去信仰,我也应该要这么想。但是,Sofia记得我无法生育,她问我说,等她离去后要不要替她照顾孩子-Eleanor Lamb,漂亮又聪明的小女孩!我有孩子了,世界现在终于露出一道。

Augustus Sinclair-钱,左手来右手去
我现在应该是最节约的人。但我零散的假针头正全部成形:某个蠢货在这逗留,然后用两倍的价钱向我买了一盒注射器,然后在他的破屋子组合起来,之后我再向他买回来...用硬币从Ryan那里换回来的纸钞购买。钱,左手来右手去。老Andy还在巨链上漫步,我从人民那里赚钱。

Gloria Parson-Harry去哪了?
又是另一个等待Harry回家的日子。我告诉过他不要散播对抗Ryan警察的言论,现在他失踪了!没回家过!我经过他的书局看见他的书也全部不见了!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现在我必须要那烂人Sinclair交涉,只为了保住这栋房子!

Gideon Wyborn-蝴蝶
当我看着蓝色闪蝶时,它正从玻璃上弹开。我用这些纸折成一种秘密形象,象征着信念。闪蝶的蛹并不吐茧,在它蛹化时,只从体内长出一层保护膜。就像我们一样。穿着蝴蝶的装饰代表我们支持Lamb医生和"家庭"。过不了多不久,极乐城会挥舞着翅膀破蛹而出,成熟的时间即将到来。

Elliot Nelson-赚钱真轻松
一千块!赚钱真轻松!花一点钱从Sinclair买来几个玻璃瓶跟针头,然后下午边听电台边把注射器组合起来...再把它们卖回给Sinclair赚取两倍的价格!真好赚的生意!这里那里被戳伤一点都没什么好抱怨了。又要回到人生的巅峰了。谢谢你,Sinclair先生...冤大头!

Eleanor Lamb-野蛮
我今天和一个野蛮人打了一架,他叫Amir,他正在找一个比他个子还小的的碴。当他流鼻血时我们喊了暂停。不过妈妈说我变成了野蛮人。我回说"Eleanor变野蛮了,野蛮人万岁!"然后妈妈说野蛮人只会因为自私和无知而感到快乐。恩恩! "Eleanor认为无知听起来很赞!"

Grace Holloway-有失所托
空荡的屋子,只有我的回音。 Eleanor,宝贝,妳在哪?我转个身,有人带走了她-一切来的太快。我是个失格的妈妈,甚至不能保护妳...,房里墙上挂着的Lamb医生的海报,她在看着我,似乎了解我的羞愧...,我一直对妳的生母忠心耿耿, Eleanor...甚至愿意跟她分享我的秘密。但我失去了妳,Lamb医生会认为我是个怎样的人?

Leo Hartwig-实地演练#1
适者,这是生活在Drop唯一的的法则。这些蠢脑袋不了解Sports Boost, Armored Shell这两个基因药剂的潜力,可以大幅增加肌肉群跟紧密度...我看见了丛林之松原儿童医院癫痫科王!第一次用我的公式去实地演练。测试目标:Leo Hartwig,来吧,开始! ...痾痾痾~啊啊啊~

Siren Alley (警戒区)

Simon Wales-沉默的上帝
神啊!祢希望我做些什么?祢卑贱的仆人还等待着祢的话语。我遵循了圣母Lamb的一字一句,虽然她还是没告诉我祢何时降临。
当祢天罚Andrew Ryan -这个假扮上帝,企图引诱我们离开祢耀眼的引领,我都随侍在旁。但神祢还是不肯跟我说话。
我替祢了这座神庙,招集了祢的子民,祢还是保持着沉默。希望祢不要让我看不见,使我最终还可以注视着祢的光芒,如同祢对保罗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所做的一样。

Gil Alexander-The Rumbler
当大爹地面对一群移接人时,就像只大象被鬃狗群包围一样。随着大爹地被打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,小妹妹们损失的频率越来越高。为此我们开始设计新型的大爹地模型,又名"The Rumbler"。他携带大量的爆炸武器以驱逐一群移接人,还有微型的机枪塔辅助攻击。测试结果显示The Rumbler面对混乱时有卓越的表现。在极乐城的武装竞赛,不是只有移接人们有所进展。

Jamie Bypass-质体新货到!
听着,我的供应商提供了新的质体正要送来,我需要你帮我从Hedone Plaza的实验室拿过来。有个隐藏的按钮可以打开门-就藏在店面收银台下。还有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!不然会有一堆移接人爬着进来想要尝鲜。

Augustus Sinclair-继续堕落
我真爱Siren Alley。就像你要伸手去难为情的部位抓痒一样-这座城市没有法律。不过这不是我爱它的理由。这个地方由水泥匠所发展,还有一堆建商和建筑师任君挑选。还有让我最逗的是,看着某个人带着昂贵的帽子掉到泥里去。就像很多站在那里的女士一样,Siren Alley本来有个更体面的名字... ,但现在?只有天知道它本来叫什么。

Eleanor Lamb-举止不当
Eleanor Lamb: 好了,日志先生-妈妈为了阻止我去见Amir和其他小朋友,装了新的保全系统。但保全系统只是由一些位元和零件组成,就像你一样-可是我们现在就成了最好的朋友,不是吗?总之呢,Amir有好多关于海上的书,印度啊爱尔兰啊,还有好多地方!
是,好吧,日志先生-如果你想要知道,我是认为Amir很可爱,就一个野蛮人而言。
(他人喘息声)噢不!撤退!
Sofia Lamb:Eleanor!立刻回来!

Simon Wales-Lamb的救赎
Daniel...你和我一起绘制了极乐城的设计图"Wales和Wales,建筑师"记得吗?但是
Andrew Ryan带领我们走向毁灭,我的兄弟...他让我们背弃全能的神。
Lamb医生要给你救赎的机会,Daniel。我只请求还有一丝信仰在你体内的证据。我在
Pink Pearl的办公室里留给你一个礼物。找到它的密码,我的兄弟,然后我们一起替你可悲的灵魂祈祷。

Daniel Wales-Simon Wales神父
该死的Simon。极乐城开始漏水...人们喧嚷哭喊只会让它的水气更充裕,不是吗?并不能归咎于我们的设计,但Simon因为罪恶感和接不到下一个合约,而去看Lamb医生...然后他从另一边出现并说他总是想要接受天意-他现在是Simon Wales神父了!若是我在街上看到那个Sofia Lamb,我要对她饱以老拳。

Dusky Donovan-双重标准
当然啦,过去我有几个旧情人他们都有些怪癖,不过我认为Rupert是最怪的一个。每次办事的时候都希望我移接...说这会让我们两个达到更爽的高潮。我对他说-甜心,我不要拿它来高潮,我只要止痒就好了。除此之外,Daniel若知道我有毒瘾会发飙吧,虽然他偶尔也会来一针。不过,对雄鹅来说,找母鹅嘿咻到一半掉下来有什么好处呢?

Daniel Wales-Wales an' Wales
哎...干!我大概醉了觉得有点内疚吧。
在祖国,Simon和我一起设计了一座大教堂。但我才是又老又黑的绵羊,从来不信上帝阿耶稣阿什么狗屁捞子。
然后Andrew Ryan说,极乐城想要由Wales an' Wales来设计-一个没有神的教堂,让我真心动。
现在呢?我在搞女人...Simon认为他在拯救灵魂。
Wales神父?哈!谁能相信我和那个笨蛋来自同一个子宫?

Daniel Wales-日期是密码
今晚我头很痛,这次不是因为某个妓女一直在我耳边叨念。平常我会跑到办公室用酒精杀死头痛。我看到在酒架上摆着一瓶装饰得像圣水的酒-来自我亲爱的兄弟Simon。当然,标示于上的出产年代是进入他领土的密码。
1919。我应该把这瓶该死的酒给喝下肚,经过我的消化系统,然后趁热把它送回去。

Andrew Ryan-埋葬记忆
Sinclair,我不管你要怎样从大众的注目下,移除Lamb's 干过的好事。确实,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牵连,但容我说清楚这事。我不想再次看到Lamb出现在街头,散播苏联民主党的美梦给民众。埋葬人民相关她的记忆,Sinclair,封存于地底之下。

Mark Meltzer-Lamb的手术
Lamb的跟随者被她的言论所蛊惑了,很明显她所捏造的"宗教"是为了掩盖疯狂的科学实验。她把这些小女孩给变造成...成为奴隶,她们把亚当带回Lamb的科学工厂,
"Fontaine Futuristics"。我必须找到它。我听闻那些移接人呢喃着Alexander是那边的
头头。

Sofia Lamb-乌托邦的必要条件
极乐城...有着一群最热切盼望的理念,在这海洋下联合起来... 然后不知怎么地大众都认可自身利益? Ryan因为太天真所以跌了一跤。身为其中一份子,不管如何的出色-每个人都是他或她自我意识下的囚犯;海底的美梦只是不变的一波浪潮。不过,借着亚当,他们的基因还保存着,准备成为精神上的容器的测试。没有乌托邦的人民就没有乌托邦。当我们准备好的时候,乌托邦将会不再是个名词。

Gil Alexander-成双的联系机制
成双的联系现在成功了!如果某个Alpha Series离他的小妹妹太远,生理上的安全装置就会触发:一种化学反应让他们昏迷。由小女孩们的费洛蒙特征加强的共生关系。第一个成功的实验品是...Delta,我认为可怜的Suchong博士不能在这里举杯庆祝真是不幸。

Frank Fontaine-架空的职位
继Ryan之后又来个疯女人Lamb。互助团体一开始是个好点子。但济贫院和救济食物?真高招。还有信仰权力的争辩-哈哈哈!不禁好奇当她俩在台上争论时,是不是把Ryan在当猴子耍? Lamb唯一的问题是她对自己救世的理论深信不疑!救世?哈!极乐城不是在她统领之下。 Ryan现在把她监禁起来... 我以职业的角度来说,这太妇人之仁了。

Eleanor Lamb-我叫Eleanor
我在这好孤单喔,日志先生。你是我可以说悄悄话的好朋友。有个博士一直来探望我,说极乐城需要我,明天我要跟他一起离开这了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笑而不答。我不是孤儿呀,妈妈和Grace Holloway还在外面找我。

Simon Wales- Lamb的引导
Andrew Ryan让我们独自疑惑地游荡在昨日的残骸里。但Sofia Lamb让我们知道-我们并不是孤单的,我们像家人般团结在一起。所以当你看到某个人跪在那里,拉他一把,把他当成自己的手足。 Sofia Lamb教导我们:什么对大癫痫病大发作症状众最好。她让我们知道,在亚当之流里,我们只是孤单而渺小的个体。极乐城之女,Eleanor会是我们的容器,借由她我们会获得新生!

Sofia Lamb-巨链的枷锁
人类是基因的奴隶,直到亚当出现... 内心的专横,欲念,贪婪和愤怒-自我的著魔会侵蚀我们DNA。我们并没有如同Ryan所深信的,被"巨链的推动"所带领前进-反而被巨链所束缚。但现在,我们可以重新绘制人类架构。为公众利益奉献就像呼吸一样必要。暴君只会轻易地自取灭亡。

Sofia Lamb-Grace的疗程2
Grace:好了,医生,我在这。但别以为带着这个蝴蝶饰品表示我很快乐。
Sofia Lamb:Grace,我太了解妳了,拥有孩子的渴望是妳的特点。但我们生理上的条件却忤逆了我们-即使如此我们本应平等的爱着这个世界。妳的不孕是上天所给的测试...但妳的歌声可以打动人心。虽然妳的不幸让妳很失落,很我希望妳可以加入这个大家庭,妳应该活在我们之中。

Simon Wales-信仰的教条
我们信仰Lamb的女儿,她是我们救世主和圣器-她与我们有着相同的血脉,背负我们的罪孽,与我们心灵相通,共生共存,把我们从万恶渊薮中救起,抛开一切诱惑,升华我们不至于落入贪婪的地狱。藉由Lamb的领导和新的力量,我们将进入新的未知领域。

Dionysus Park(酒神乐园)

Stanley Poole-任职
好了,我成为"极乐城大家庭"最新的一员。在我告诉Wales-报社论坛是如何阻止我告知人民真相时,他不说一句废话就让我进入这"艺术家休养的场所"。
Lamb采信了我是位遭受挫败的家,甚至还支助我在这从事写作。我的故事除了围绕在她之外,我相信Lamb不会喜欢结尾的方式。

Billy Parson-Billy的礼物
亲爱的金色眼睛女孩,我是Billy。某天我在旋转木马看见了妳,我认为妳好漂亮。我喜欢妳蓝色的洋装和唱着关天使的歌。我的妈妈觉得妳的爸爸很恐怖,但我认为他好强壮,像漫画里的英雄。我有个礼物要送给妳,放在没人找的到的地下室,进入密码是
1080。我希望妳会喜欢,下次见面时我会招招手,让妳知道我是谁。

Andrew Ryan-Lamb终焉
有人告诉我说Lamb出现在街头,有个Alpha Series被杀了,还有个小妹妹被抢走。
但议会没时间去找她,最近Atlas加强了他那些乌合之众的武装。尽管如此,Lamb的名字已经在民众之间消声匿迹,就如往日的鬼魂般死去。

Andrew Ryan-Lamb对于艺术的理念
Dionysus Park-Lamb以此命名,是为了嘲笑我。她很了解我对于这种"无意识艺术"的感受。艺术家的作品投射出自身对世界的感受,并非以扭曲而低级的心智。不过我不该来审查这地方,它是Lamb的财产。然而若是证明事情真伪之后,我要用大铁锤来回应她。

Mark Meltzer-失而复得
我找到她了,就在生锈的旋转木马旁我找到Cindy了。不过她站在那,只盯着旋转木马看,等待着响起。她甚至不认得我了...他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听听-
(小妹妹:泡泡先生...)听这个,若是有人听到这个,求求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她,我...不!退后,她是我的女儿!

"Big Kate" O'Malley-Dionysus Park的缺失
McDonagh,我得告诉你:Dionysus Park有个糟透了建构上的缺失-主水管的节点正在漏水,洪水将会淹没这个地方。到时安全门关上会把一堆可怜的人封闭在这里。
一但一个蠢笨的大爹地敲打到错误的地方,然后咻一声-Lamb的小艺术展览会让整个地方变成鱼的城市。
愿主保佑别让这事发生。

Sofia Lamb-内心的声音
自我体悟不是个奇迹,Eleanor...,而是基因的小技俩,一首永不停止的副歌,询问着:"我到底可以从中获得什么?"
现在,别听我的声音,停下来,停止,很难做到,不是吗?
人类言语的暗示有着防卫性的色彩,一种保护色。一直重复听着这录音,直到妳听到的不再是只字片语,那么妳就可以看穿人们的本质。
(Sofia Lamb有病...)

Frank Fontaine-Falling into plcace
新的脸孔!我有张新的天杀的脸!谁会想的到?极乐城-自信者的天堂!
我必须修正Atlas的声音,让我的腔调给我个机会-一个可以在房间看着自己,喝着酒数着大把钞票-的机会。战争全面开始,老天,我要让Andrew Ryan吓个半死。等了那么久,现在正是我那浪荡的儿子登机的时候。

Stanley Poole-Gotta Keep it Together
待补

Sofia Lamb-学牌
妳必须学着怎么玩扑克牌,Eleanor,像其它人一样。我有个缺点,对于竞赛有种激烈的偏狭基因。
但每个星期六,我解读那些玩扑克的人...找一个最大赢家。最后一轮,我确保他能带走我和其他赌客全部的赌注,除了战胜自己的感受,我没赢到任何东西。根据那些和我竞争对手的需求,他们的财富缓慢的在洗牌。

Gil Alexander - 世俗的圣人
Sofia Lamb的天份在于一种神入,一种直达灵魂深处的道德观感。我只可以这样形容她...一种,一种世俗的圣人。不过,她将她的忠诚平均的分为细小到看不见的爱-广阔地散播到世界各处...我发现这不甚适合她。不用说,Ryan逮捕了她,将她交给Sinclair监禁在某处,不过随即她逃了出来,掌控了这城市,永远地改变了我的人生。

Sofia Lamb - 间谍
终于,我们身边出现了犹大。
我们其中的一员不停地泄漏我行动的证据给Andrew Ryan,以至于我要被监禁。
若为宗教团体,他们很难监控我们的行动,但身为领取圣餐的一员,他们会看见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。然而...他会是最后一个看见的人。 Andrew Ryan已经失去民心,不论我到哪里,极乐城都会跟随着我。

Stanley Poole - Lamb Flouts the System
待补

Stanley Poole-计划
Sofia Lamb逃出来了,现在她正要回来。哇呜!好吧,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。不过,事实摆在眼前...我该怎么办?我...听见那里的某些人说有人看到了Eleanor跟某个东西在一起,谁知道谁知道什么?不可以就这样停止,知道吗?从这整个...宗教狂热份子...从闲言闲语...,可以吗?可以,或许可以。

Gil Alexander - 小妹妹的成长
小妹妹们逐渐成长-这是个麻烦。当她们越接近青春期,就变的越具侵略性-兽性,更糟的是,她们所摄取的亚当,包含战争时期遗留下的致命质体。
移接人们也渐渐成为更具效力的者,我们的大爹地正一个一个倒下。或许可以训练较年长的小妹妹们嗅出那些遗失的亚当,然后替我们找回来。是的...就我所了解的,她们等不及那些罪犯死亡。

您好,您可以 登录匿名 发表评论哦

赛博朋克2077游戏好不好玩?小编今天要分享的是赛博朋克2077…

王者荣耀荣耀之魂怎么抽到第七人偶永久皮肤?荣耀之魂是近期王者荣耀…

逆水寒的捏脸系统是玩家们非常喜欢的,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随…

dnf十周年之际,上线了不少的怀旧活动,让玩家记起曾经十年里和d…

© xinwen.mwaqg.com  郴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